“菜籽岩”历险记

我要加入 作者: 丹水情韵 [作者入驻] 喜欢本文可以按Ctrl+D把可以把本文加入收藏夹哦 字体:
来源:文学范网 时间:2018-01-16 16:44:12 阅读:次   收藏本文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
文丹水情韵

那是我18岁时,经历了一生以来最惊酥的一幕,现在已经是花甲之年,仍然留存在我脑海中,至今还是那样印象深刻,像烙印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,我的心房,怎么也挥之不去。
记得那时我18岁还没满,估摸算来大概是七八月间,公社书记彭仲国到我家通知我,你被公社抽调到“路线教育工作队”,请你迅速与农科所把所负责的相关工作,办好移交。
我遵照彭书记的指示,把手头负责的农科所副所长分管多种经济方面的工作,与当时的实际负责人杨玲木(公社农业技术负责人)办好了工作移交。
第二天清晨,收拾好毛巾、香皂、牙膏、牙刷等行李,肩挎一个黄色帆布包,兴高采烈的到公社报到了。
走进公社办公大楼大门时,时任公社副书记的周耀才,高家堰总支书记姚文海来到我的身边笑岑岑地对我说:
“平伢子,我们等你多时了。”
周书记拍拍我的肩膀,又说:
“这次,公社党委研究决定,抽调你参加‘路线教育工作队’,与我还有姚文海书记,还有其他大队抽调的几位同志,到金羊坪大队去进行路线教育。”
他顿了顿,接着还说:
“年轻人,有志不在年高,好好跟着我们干!”
我面对这些领导,腼腆的脸都有些发红了。只是一个劲儿的不住点头,算是给他们的见面礼。
我们工作队在领队周耀才、姚文海书记的带领下,进得山来,只见峡谷深幽,狭长一片。
峡谷两边是是连绵不断的座座山峰,走在峡谷间,宛如一线天,其实隔河对峙两座山峰中间相距不到三十米,两座山峰都是笔直的绝壁。沿着狭长的山谷一直往里走,便是金羊坪大队。这里住着约莫二十来户人家,分布在大队部四周,我们就被安排在大队部歇息。土砌瓦盖的两层房屋,一楼是大队干部办公的地方,二楼一通间,是一个大礼堂――宽敞偌大!
喝了茶,我们和当地陈书记相谈甚欢。在交谈中,工作组领队并简要的向他传达了上级相关指示精神,准备召开一个“路线教育动员誓师大会”,预计参加会议的人员是大队所有干部、各生产队队长、部分群众代表。拟好名单,由会计书写紧急通知,并派专人迅速通知到人,会议时间定下午一点准时举行。
开会得搞好会场布置。工作组领队是公社周耀才书记,他头上系着白毛肚毛巾,身上穿着粗布白寸衫,下身穿毛也蓝裤,脚上穿着青布帮子,白布底子半旧不新的布鞋。他径直朝我走来。
“平伢子――来!来!给你分配了任务――书写会标。”我愕然,两眼直愣愣的。
“周书记,我可什么也不在行哦!”当时,工作组内能人多得是,我是想推脱了事。
“你们年轻人,就是要多锻炼。”周书记以不用质疑的口吻说。
“既然书记这样高看我,那就只得从命也”我只得恭敬不如从命。
……
大队部领导给我拿来笔墨纸砚。说实在话,我的毛笔字写的不咋的,摆在桌面上怎么看还差不多,但是往墙上一挂,怎么看就不是很耐看了。能写字,拿不到桌儿板凳上。
既然领导信任我,那也只能硬着头皮认真来写。我裁好纸,左量右量,折好印痕,炯炯有神的眼神看了看要写的字,想了想,从他人手里拿过来那只崭新的毛笔,笨拙的写下了第一个字,每写一个字总是那么小心翼翼、丝毫也不敢怠慢。第一次用排笔写,我尽量做到字的间架结构紧凑、字体大小适中、力求横平竖直,写得棱角分明,有看相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写是写完了,我如释重托似的瘫坐在木靠背椅上,呆呆的看着已经写的字,长长地吁了一口气,以缓解此时内心的紧张窘态。
此时的周书记在房中焦灼地踱来踱去,不停地吸烟,时而掏出金壳怀表瞧瞧,时而望望窗外满天的落霞,时而又走过来看看我写字。
听说会标写好了,周书记急忙走过来。看着我写好的字,又惊又喜,眼睛像通了电的灯泡,蓦地亮了,他原先一直担心着,但此时从他脸上绽开的笑容,就知道我成功了。
下午一点会议准时举行,会议获得圆满成功!
我被安排到“鹰子湾”、“菜籽岩”这两个生产队进驻,在那里去开展“路线教育”宣传发动。
顺着蜿蜒的山路向上攀爬,一路上,你便可以沿途欣赏山间的美。在林间山路上,野草野花遍地都是,这一从、那一簇,深的深、浅的浅,红的红、黄的黄,形状各异、五颜六色,原生态的花草就有一种独特的“野性美”。而为了保护自己,他们总是依偎在树下。如此一来,漫山遍野的野猕猴桃成熟了,在风的带动下,树上一个个椭圆的果子轻轻摇摆着,像在招手,而从树隙里透出来的太阳的光线,也随着树枝的摆动变换着,我随着向金红队长一路攀爬,因为没带钟表,也不知道爬了多长时间,终于来到了“野果岩”――上面安排我到这儿来协助这个生产队展开工作的地方。
向队长家就在两山夹着的坳正中,放眼一望四周围,房子的朝向,大概是坐西朝东吧!为了方便我工作,队长安排我驻队的这段日子,就在他家里吃住。
房东,四十开外的年纪,满头黝黑的头发,缝中搭在两边,“国字型”方脸,一对浓黑的“一字眉”,黑得就像刚用眉笔画过似的,大眼睛,黑眼珠与白眼珠之间轮廓分明,鼻梁高而笔挺,嘴巴比较大,身体长得壮实。他既管“野果岩”这一生产队的日常事务,到了冬腊月农闲季节又为这远近十里八乡的老百姓杀猪宰羊。
他家人口较少,上有七十多岁的奶奶,下有十一二岁的女儿,再加上他们两夫妻。所住房屋明三暗六一偏房,外带三个拖园。我就住在正房靠北的那个房间。
“菜籽岩”管辖的范围均在二墩岩,岩边一线,农户分布凋零。主要集中在北边“陈家包”,南边的“谭家湾”,南北相距十里有余,这就为后来工作开展带来了一定的困难。开个会驻队集中的生产队一次性就可以搞定,而我必须是分两次进行,先在“陈家包”召集那里的老百姓开会,搞停当后,然后再到“谭家湾”召集老百姓开会开会。开会也主要是贯彻党中央的新政――“抓纲治国”、“三大讲”同时也号召大家要把主要精力放在搞好农业生产、抓好本生产队的经济收入。
在“陈家包”召集那里的老百姓开会时,就有人向我反映,最近他们这里的“刮皮湾”经常闹鬼,并讲得如何这般的有鼻子有眼睛,神乎其神。带着疑惑得眼神的我,硬是不相信有其事。我当然是“无神论”者。
黑暗笼罩大地,把所有的房屋都披上了一层黑色,只能看见天空中的星星和月芽儿,似乎在为我尽自己的能力照明,虽然光并不能帮上我们什么忙,但至少是尽了本身所有的能力了,着一丝丝柔弱的银光,给我以无限的遐想。星星眨着眼睛,望着大地,看着月亮洒下银光轻柔的抚摸着我的身子,迈开双步行进在去“谭家湾”路上,我今天是从向金红队长家里出发的,走时队长还在“孙家趟”解决一个民事纠纷,没能脱身亲自陪我,走时,家里七十多岁的老奶奶还从里屋赶出来,站在道场高坎的边沿,看着走远的我,还在挥着手,一个劲的喊:
“慢一点,不要慌!会开结束了,就早点回来!”
“哎――奶奶――您请回吧!放心好了。”我听到奶奶的声音,停下脚步,向着她招了招手。
高崖下靠边的小路,尽是些流沙铺就的扁砂路,脚踏在上面,发出“沙――沙――”的声音,虽说路程不是很远,但是这中间近五里多路,没有人家,只在中途“道拐弯”处,耸立着一栋瓦房,据说最开始是集体的保管室,后来集体又用着“大屋窖”,紧接着一个“五保户”老人没房子。??逵指??诔隼,她在这儿居住了一段时间,再后来“五保户”老人因病去世了,就变为了“养猪场”,“养猪场”经营惨淡,就关门闭户,一直空在那儿。先前在“陈家包”开会时,讲“闹鬼”就是发生在这间屋里的事。一切都是那么安静,我穿着中山装,手拿一把带着长柄弯钩把儿的雨。?诩啪采铰分邢柑?脚泽?暗牡鸵、蝈蝈发出的欢叫。月牙还在中天,朦朦胧胧,隐约可见路的影子。估摸走了近一个小时,方才来到“谭家湾”。我直接到了一个叫张云虎农户家,没顾得多说,便叫他迅速把坡上坎下的人叫来,马上开会。他也没多说,遵命就是。
张元虎早在“川汉天然气管道”工程中就认识我,再加上都是“家门”,所以我也很随便。
我清点了一下参加会议的人数,除一个生病的没到会,基本上到齐了,大家围坐在张元虎的堂屋内,我先是讲了一番全国近来的形势,从“抓纲治国”的重要性讲到“三大讲”的必要性、紧迫性。进而分析了当地的现状,并向在场的老百姓通报了在“陈家包”开会的情况。部署了后一段的工作任务,大家听得聚精会神、个个精神抖擞……都觉得有必要为生产队发展生产甩开膀子大干一。狘br/> 夜更深了,来时月芽儿,还在中天。等会议结束,月芽儿早已偏西。我宣布会议就开到这儿。即便就马上返身踏上了归程。
深山峡谷中,月亮只照了半边山到底,一边是阴影面,一边是昏黄的光,凉空气之下,清幽幽的,给人一个幽暗荒凉的景象。月芽儿的余晖照在路旁葱茏的大树,经晚风一吹淅淅落落发出声响,还有它活动的影子,在清暗的环境下,无声活动,使我感到眼前有些妖异。当爬过了一个小土丘,打算站在高处一块青石板上稍息歇息一下,只听得对面“道拐湾”房屋里,有人在说话,究竟他们在说什么,模:?,什么也没听清楚,相隔十多米,也听不清楚,继而又听得有人在剁猪草,刀落木板发出的“哐当――哐当――”的声音!我就在思忖着,也有些纳闷,是不是今天真的“活见鬼”了!没容我多想,只是喃喃地在心底说:
“一个共产党员,是钢铁铸成的,竟然还怕这些妖魔鬼蜮,这只不过是自己害怕罢了!”为了稳定情绪,我并用手在胸前轻轻地拍了两下。
朝回走,也已经走了很远一段路程了。不!壮壮自己的胆,朝前走便是了。我倒是要看看“鬼”能奈我几何?
我把伞当着拐杖,一边走还一边在地上戳戳,发出了“笃――笃――”的声音,但心里明白,这是我有意在给自己壮胆而为之。待我走近那座空房跟前,一切风平浪静,既没有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,又没有剁猪草发出的声音,我想:先前我听到的……是不是幻觉所致。
此时,我很放松,并没出现紧张状态。来到门前,房屋地基较高,要蹬上六、七步台阶才能上得房门跟前,我想探个究竟,拄着“拐杖”,一步一戳,一步一戳,慢慢上到台阶上的门跟前,还拿着伞尖使劲往门上戳了戳,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情况。哪里有什么鬼?就是那个人在随便胡咧咧,胡编乱造,蛊惑人心,影响地方安定团结。我再一次在心里这么想。并且还想到了要拿那个人“问罪”。
等我转得身来,伞抱腰际,中山服上衣披在身上,脚正准备踏到上面的第一步台阶时,身后不时传来一阵阵“剁猪草”发出的“咣当――咣当――咣当――”的声音,我再次反转过去,那声音便戛然而止,又反转回来,背后又传来一阵阵相似的声音,我又转过身,那声音又停了……管它作甚,你响你的,我走我的。我极快的走下台阶,顺着道场中间直奔屋的北角小路方向走去。当时正是七月尾,八月初头,庄稼地里包谷胡须变黑了,包壳叶变成了金黄色的了。不时还散发出包谷成熟时的醇香味道。房屋北角的小路两边并排埋着两座坟墓,坟墓一座靠左,一座靠右,成对称性分布,也就在正好种有两株包谷,形成了犄角之势。要经过此路,必须要从这两座坟墓中间插过。我又在想:是不是这埋在地下的这两个幽灵游荡,所捣的鬼。正可谓:路是大爷开,树是大爷栽,要过此山路,留下买路钱。行至于此,我没有了先前那般轻松自如,整个脸的表皮感觉到,绷得紧紧地,眉毛倒竖起来,两脚走路也有些不听自己支配了,由于紧张过度的感觉,说时迟那时快,正走在两座坟墓中间的当儿,腰际那把。?恢?裁词焙,伞把钩子朝外,一下勾住了包谷梗,我使劲一拉,差点使我摔了一跤,身上披得衣服也差点从身上滑落下来。踉踉跄跄,踉踉跄跄,一个跟着一个趔趄,好在我当时还是稳住了脚步,要不然就摔落到地上了,但是此时的我全身大汗淋漓,整个上衣和裤子都湿透了。我怎么也不敢朝后望,一溜烟的往队长家走去……
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,好不容易回到了房东家里。向队长还没睡,就他一个人坐在屋外的道场边,手拿蒲扇摇摇晃晃不住在拍打蚊虫,借着上山风正乘凉着呢!
他见远处山路上行走的是我,迎上去与我打招呼。外面漆黑一片,只是朦胧中隐隐绰绰见得到:?娜擞埃∥摇班牛∴牛 彼闶怯胂蚨映ぴ谧骰卮。稍后从我嘴里蹦出了一句话:“今天好不容易回来了!”
队长在前,我在后,进得屋内。在煤油灯的映照下,队长看我脸色有些不对,白纸一样的颜色,冷汗一阵阵的如流水般的往下淌。
我本打算,让它永生永世烂在肚子里。后来禁不住向队长的再三追问,我才吐露了实情,队长也嘘嘘不已!但是,我与队长有个约定,今天发生的事,只当什么也没发生,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,再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。在往后的日子里,队长总是与我寸步不离,无论再忙,总要陪伴着我一同前往。

相关专题:书记 声音 工作

猜你喜欢:

来说两句吧

共有 0 条评论

赞助商链接

热点阅读

最近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