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二姨的处境

    2018-01-24

    随笔 二姨的处境 于公谨 冬天来了,母亲开始担心二姨的处境,想要过去看看;我就说,等到开春的时候再去看看二姨。母亲犹犹豫豫的,最后还是听从了我...

  • 20岁的徐楠楠,很是严重的爱折腾主义者,年仅20.不对,应该说芳龄20,她应该做过超过10份工作以上。对老家的城市完全是陌生的,直到她多年后回到家乡...

  • 爱的孤独感

    2018-01-16

    爱一个人,如果是孤独的感觉,这段感情里,只有一个人在爱,独角戏式的爱情,终究是曲终人散。曾经盼望一辈子不放手的感情,最终被命运打败,感情的开...

  • 文丹水情韵 那是我18岁时,经历了一生以来最惊酥的一幕,现在已经是花甲之年,仍然留存在我脑海中,至今还是那样印象深刻,像烙印深深地烙在我的脑...

  • 婚姻,在某种意义上说,是一种赌博,有的人赢了,有的人输了。赢了的人便是找对了人,他能理解你、体谅你,包容你,而你,也知投桃报李,关心他,照顾他,有琴瑟相合的和谐,有相濡以沫的温暖。这当然是最理想的状态。可是,很不幸,婚...

  • 妈妈的生日

    2018-01-05

    妈妈的生日

    母亲出生于1935年1月27日,农历12月23日。母亲出生的时候,外祖母说:“腊月23是小年,再穷的人家也要准备年货过年了,我女儿这辈子再也饿不着了。”我小的时候,妈妈常说给我听,在妈妈看来,温饱是...

  • 干杯

    2018-01-05

    (一) 与往事干杯后, 回忆, 注定如影相随。 (二) 想来, 道是无情却有情的当属时光, 明明教人相忘, 偏偏惹人相思。 (三) 有时, 内心比文字忠诚, 不会轻易出卖你。 (四) 牵挂, 是种。 病去如抽丝。  赞   ...

  • 周二儿子拿来几张音乐会的票。晚上,我们全家来到上海外国语大学教育会堂,与师生共同观赏了由上海音乐学院创排的大型原创音乐剧《海上音》。 《海上•音》讲述了抗日战时期发生在孤岛上海的一段穿越时空、...

  • 雪后初霁

    2017-12-26

    雪后初霁 雪后初霁。若在这个寻常冬日里觅得一方和暖而安适的净土,唯有山师校园莫属。

    如果问我济南哪个地方是精神的栖息地和心灵的港湾,唯有山师。在我眼中,她拥有大家闺秀的温润风范,亦有气质与个性脱尘超...

  • 老家的月光

    2017-12-26

    大雪过后,夜半起床,见窗外月色空朦,天空星星闪闪,“月是故乡明”,让我想起了老家的月光。老家的月亮是那样的明净,月光皎洁,银辉般普照着我们祖祖辈辈,生生不息。 小时候,夕阳西下,晚霞灿烂,天色...

    浏览全文阅读 [119]点评
  • 爸爸的进城梦
    我的爸爸一生只来过南京城三次,只有三次!
    1985年的暑假,我初中毕业,以全乡第二名的好成绩考取了南京师范学校,一下子成为村里第一个由农民变为端金饭碗的幸运儿,顿时,全村老小都为我高兴和自豪。过惯了...

  • 最后的记忆

    2017-12-20

      整整三年了,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对父亲的愧疚和思念每分每秒都萦绕心际,不经意的一景一物都能成为我伤感的契机。徘徊在理智与情感的边沿,深知思虑再多也是枉然,哀痛的心也许会慢慢结痂。今天,终于有勇气记录下那一...

  • 锦绣墨灯下的一缕泛黄,书页卷起的墨香袭人,长布棉衫的少年执笔书写,青史的古卷流香肆意,园中飞舞的彩蝶吻别了百媚千红,独携了情之所衷,绚烂了悠然南山处。
    红尘场中的滚滚硝烟还在,几许愁肠,酒醉了谁的眼眸,迷乱了谁的...

  • 善 道
    ——当代著名榜书家冯祥顺书法作品点评
    赵光耀
    如非登堂入室,在深圳习氏文化研究成果展中,挺立在展厅与出自自己的笔墨合影留念,当代著名榜书家冯祥顺决计不会那样欣然自许,以至于可以看出他那...

  • 如果

    2017-12-20

    其实我要的很简单,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,我不敢奢望太多,只想和他一直在一起,时间总是无情让我错过了一个有一个,如果能够在给我一次机会结局是否会改变,如果我能够忘怀是否可以没有那么多的忧愁,时间无情,岁月如梭,抹杀...

  • 当时间的脚步,越走越近,视野里充斥着浅淡的色素,冷冷的风,穿过双肩的发,还是有些寒意。空中飘来一片黄叶,恰好落在,这指尖微凉的记忆上,忽而之间,触动了灵魂的底座,奥,光阴已深,一年又要过去了。卡片式的过往,还沉浸在暖暖...

  •   等,几季花开花落,凉,几笺笔墨青词。谁,还能扣响我沉睡了千年的唯美神话,与我共奏凡尘俗世最简单的心音?
      ---------题记
      独自站在街角,找不到曾经的路口,看人来人往如潮,找不到往日身影,街角的标志牌却依旧...

  • 隐伤

    2017-12-20

    画忧花,记忧伤, 漫步轻如影, 意惆怅心凄凉, 不念此悲伤。
    曲声长,笛萧传, 空竹潜静深。
    自翼腾空空飞转, 词漠诗堆无处留。 百般愁苦无处展, 唯她一人偷泪潸。
    悄落水,闻梦来, 隐去山和水 苦笑...

  • 曾埋葬在记忆里面的盛世,只不过是一纸繁华————题记      流年描绘下的盛世,是你当初遗留的一纸繁华。在那段记忆中的盛世繁华里,谁曾美丽了谁的承诺,谁曾披上岁月的盛装,谁又为谁写...

  • 爱在心口难开 作者:江洋 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想你了,我想如果我们还在一起,那该有多好――――题记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并非千山万水,实为现实的隔...

  • 那年青春我们正好 作者:江洋 在那个狂傲不羁的热血青春里,我们哭过痛过,直到很多年后的今天才发现,原来那些年没能握紧的手,正是那年青春最美好的...

  • 从小到大身边的人就告诉我和我姐,你只有一个弟弟,要对他好点,你们大些要让着他。爸爸在家那三年买水果时永远只买弟弟的份儿,买包子吃鸡蛋时同样如...

  •   我是一颗毫不起眼的卵石,由于兄弟姊妹众多,父母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管教我们,我们只能大的照顾着小的,小的跟随着大的,一家人过着平淡清苦的日子。
      我家住在大山南麓的一条深沟里。一年四季,沟里都十分的幽深...

  • 剑指江湖

    2017-12-07

    一剑江湖,风起云涌,天地化为一坛浊酒,饮不尽世间沧桑! 少年,鲜衣怒马正少年; 侠客,杀戮江湖; 才子,人不风流枉做少年头; 诗人,虎啸龙吟,自古风流; 君子,气贯长虹,势如破竹,姿如雪松,屹立寒冬,长青于世间! ...

  • 穿越了生死博弈的情海之后,终于以狼藉破碎的残局着陆。走出那个苦痛挣扎的山谷,才发现早已是一株在风中泣血的荒草。
    一地的繁花落尽寂寞的惆怅,而那满目的落英最终要埋进泥土,参半着缤纷如雨的爱情,尘封在城市的人...

赞助商链接

热点阅读

最近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