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你幸福吗

    2017-05-08

      你幸福吗      改签了两次火车票,今天,她终于定下了要回家。      车站上,回乘的人流如潮。      在近乎疯狂的人潮中,她像一条毛毛虫蠕动着。六年来,每年的都要回老家一趟,与家人聚一聚。     ...

  •  。?谌萏嵋:农村青年夫妻阿才与阿霞,土地强征后,满怀希望进城打工。几年奋力拼搏,历尽艰难曲折辛酸,最终,竹篮打水一场空,泪干肠断,有家难归,魂断邓州。
     。ㄒ唬?br />   话说阿才,土地强征后,带着老婆阿霞和孩子发仔,一家三口...

  •   安可无辜的摇着头,你在我面前,不方便去洗澡。   男人视线危险的打量着,从安可极度美丽的精致的脸庞到芭比娃娃般诱人的迷人身材。   安可仍旧是陌生的而又胆怯的语气道“我忘了问,这里是不是你...

  •     。ū疚牟捎谩毒商剖椤返睦?芬谰,书中对辩机和高阳并无确切的描述。)(在《瑜伽师地论》中云:“三藏法师玄奘,敬持梵文译为唐语。……大总持寺沙门辩机,受旨证文……臣许敬宗,奉...

  • 逃离险境

    2017-05-08

      标签:悬疑惊悚、灵异      在我的记忆中,还没有哪年的夏天比去年更酷热了。太阳似火球一般,炙烤着大地,街道两旁的树像病了似的,叶子无精打彩的卷着边挂在枝上,连平日里正处于发情期四处流窜寻找母狗的公狗...

  •   桌上一本相册。   安可看着佣人“这个我可不可以看。”   佣人摇摇头“这本相册是个秘密,除了羽少爷谁都不可以动。”   安可觉得好神秘,但是也不敢多问。   经过佣人的指示和...

  • 用生命歌唱

    2017-05-08

      在逶迤旖旎的嘉陵江畔,有一片茂密宽敞的树林,林子中生活着一群自由欢快的小鸟。
      晨曦初露时,随着一声打破黎明的长啼,小鸟们陆续从睡梦中醒来,它们伸伸懒腰,揉揉睡眼,紧接着便是一阵叽……啾啾&...

  •   
      沉默的安可,坐在床上一动不动,没人救自己,感觉很无助。
      想不到消息这么快,羽乡刚刚知道安可的姐姐富嘉的邀请函。
      这分明是鸿门宴。
      羽乡魅惑的瞧一眼地址,倒是很想看看这个女人,一定要...

  •   水一点点渗透干渴的喉咙的时候,安可被关了几天,没水没吃的,只是有人扶起她,给她灌水,她不知道是谁给自己喝的,只是开心,自己原来没死。      当安可慢慢复苏过来,才努力睁开眼睛,看见佣人那张熟悉的脸庞,怎么会...

  •   
      安可拍着门,大声呼叫“有没有人,放我出去,我真的好害怕,求救我出去好不好啊。”
      任凭如何哭喊,没有回音,饿的没有力气的安可,绝望的坐在地上,看了看四周的屋子有没有其他可以逃掉的出口。
    ...

  • 马二娘

    2017-04-03

    乌河镇的人都知道,马二娘是个苦命的女人。 四十三岁那年,比她大十岁的丈夫刘黑子,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夏天,得出血热病一命呜呼了。马二娘在刘黑子的榻前哭得死去活来。她哀叹两个半大不小的女儿该怎么办?她哀叹他一辈子为了...

  • 鱼腥草

    2017-03-24

      “鱼腥草”这个学名,是近几年我才知道的,在老家,我们叫她“秋稻米”。说起“秋稻米”这么好听的名字,还是很有渊源的。
      
      我的母语是闽南语,邻村的人们是讲温州俚语的。由...

  •   爷爷的野菊花      上个月回家爷爷又给了我一包晒干的野菊花。捻一小撮放入杯中,倒入滚烫的开水冲泡,慢慢地一股浓浓的带着野味的菊花香气扑鼻而来。      喜欢上野菊花还是去年回家的时候,偶然间喝...

  • 玉之美

    2017-03-24

    琳琅满目的饰品中,我唯独喜欢玉。“玉,石之美者,”经过千年的积累沉淀磨砺与精雕细琢,玉,带着它独特的气质风韵款款走来。每次逛商城,眼光总是不由自主地飘向玉石专柜,玉,与我有着不可抗拒的魅惑。
    ...

  • 雾语情心

    2017-03-24

      语心      。『鋈幌肫,秋已深,初冬迎。苍山寂穆中,翠观黯仍沉。      曾几何时,家乡的天空中,暮烟晨雾,是多么的虚无缥缈,娇妍炫幻!或溪沟、或峰巅、或河边、或坡间,是那么的晶莹、透彻,仿若故乡人的心境,山...

  • 故乡的天空

    2017-03-24

      我静伫在窗台前,望着城市里被白蒙蒙的雾霾笼罩着的天空,我总是想起故乡的天空。
      
      故乡的天空湛蓝而高远。春天来的时候,河堤上鹅黄的柳枝在微风中轻轻拂动,仿佛一缕缕舞女的丝绦在飘。田野里的桃花灿烂...

  • 香樟树

    2017-03-24

      在水泥森林的都市里,有一抹绿色实在很奢侈。沿着中心街,上班经过的路上,政府机关大楼与民居的道坦旁,有那么一段林荫道。不知何时,园林工人在道边立上一块标牌,美其名曰“一号林荫大道”,每每路过这里,...

  •   闲情黄河边
      
      ——面对秋叶的思索
      
      黄河很悠久,而我和她共同走过的时光,才几十个春秋冬夏,我们之间,说认识也算认识,说不认识,确实也是知其然不知所以然。从生命落地生根到现在,不管是丫...

  • 紫薇花

    2017-03-24

    有一年夏天,我从学校回家的路上,经过一座大山的时候,惊奇地发现山上有许多紫薇花,就停下脚步仔细端详。紫薇花,红中带紫的颜色,摸在手上柔柔的,如打皱的丝绢,水洗过一样,纯净而美丽。记得初次见紫薇花,是从初中升到高...

  • 雾娃娃

    2017-03-24

    送儿子去幼儿园的路上,儿子看见路边高楼上缭绕的浓雾,突然大叫:“妈妈,你看那里是不是着火了,要不要打119报警?”
    我抬头瞅瞅,呵呵,儿子在幼儿园学到的消防知识真不错,竟可以把浓雾与火灾都联想在...

  • 故乡的麦田

    2017-03-24

     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,车窗外的麦田漫无边际,犹如浩瀚无涯的海洋在阳光下翻滚着绿色的波浪。这让我想起了故乡的麦田。
      深秋的时候,一辆辆拖拉机拉着锃亮锋锐的犁铧划破故乡的大地。大地露出一道道新鲜湿...

  • “年轻人要到工农中去,走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,与广大工农兵打成一片,才能创作出具有时代气息的伟大作品。作家要担负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重任。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。”这是我国无产阶级革命家、思想家、老作家...

  • 《癌症克星莫壮学》在网络上发表后,引起广大读者的关注。不少读者来信来电,对莫壮学遭遇给予同情与支持。大家都为中国能够有这样一位在癌症领域领军人物,免费为贫困癌症患者治疗的贵人感到欢欣鼓舞。笔者与莫壮学同志...

  • 二 哥

    2016-12-14

    二哥大我三岁,每顿吃的并不少,但个头总不见长,从小到大一直那么瘦小。母亲常说,老二的个子多半是累成了那样。   小时候,农村人的生活都不怎么景气,缺衣少粮是家常便饭的事。我家老老少少共八口人,全靠十...

  • 逐梦人

    2016-12-14

      张佩芳调任靖安县教育局长啦!
      
      上任伊始,她感到了肩上担子的沉重:全县教育经费未统筹、教师工资未统发、教师队伍未统管、农村教师工资只有城区教师的60%……
      
      她认为,这是掣肘靖...

赞助商链接

热点阅读

最近更新